您所在的位置:apex英雄打人技巧 > ufo專題 > ufo視頻 > 外星人訪談:與艾羅的第一次訪談

apex英雄进不去游戏:外星人訪談:與艾羅的第一次訪談

apex英雄打人技巧 www.qnpjk.icu 閱讀量:統計中... 【來源】:ufo110線索網

(ufo110線索網www.qnpjk.icu訊:)

MATILDA O'DONNEL MACELROY的個人記錄

  “外星人返回基地時,我已經陪她幾個小時了,正如我提到的,Cavitt先生要我和外星人待在一起,因為我是我們之中唯一一個可以懂得她的交流方式的人。我不理解我擁有的和這種生物的“溝通”能力,我從未體有過與任何人的心靈感應”?!≌庵植皇腔謨镅緣墓低ň拖袷悄閿朧醞既媚憷斫饈裁吹暮⒆雍托」芬謊?,但要更加直接和有力!盡管不說任何“詞語”,也不做任何手勢,但我不會誤解對方的想法意圖。后來我意識到,盡管我可以接收到對方的想法,但我不能把它準確地翻譯出來。
 

  史蒂文.格瑞爾博士是全球大揭露運動和外星智能研究中心的創辦人RT電視臺訪問了SIRIUS(天狼星)外星揭密計畫主持人Steven Greer。

  (該電視臺在全球有3.4億觀眾) Steven Greer在節目中表示,一直以來都不缺乏幽浮(UFO)存在的相關證據與證人,但這些證據之所以遭到政府官方的隱瞞,顯然與幽浮背后的科技有關。因為這些科技將直接對現有的石油能源、經濟與政治結構產生沖擊。Steven Greer強調:「人類要更深入探討的是:如果某人的交通工具可以時速高達幾萬公里而且做到不減速急轉彎的話,那我們怎么還在用噴射引擎跟火箭?是不是現在就已經有科技可以讓人類活在沒有污染和貧窮的文明世界?我想這才是研究外星人的最大目標?!?/p>

外星人訪談:與艾羅的第一次訪談

  我想這個外星生物并不想討論技術問題,因為她在她們的組織里是一個官員和飛行員,她有義務保守她們組織的信息和機密,任何一個被“敵人”俘獲的士兵都有責任保守重要的信息,即便是面對審訊和折磨。(文章來源于//www.qnpjk.icu)

  盡管如此,我經常感覺到,這個外星生物并沒有試圖對我隱瞞什么。我從未有過這樣的感覺,她與我的交流通常很誠實和誠懇。但我認為你永遠都不能確定這點。我有種非常確定的感覺,我和她之間有著獨一無二的“紐帶”。是某種護士與患者間,家長與孩子間的“信任”或者是共情。我認為這是因為外星人知道我是真的對“她”感興趣并且沒有傷害她的意圖,當然,我也不會讓她受到任何傷害,如果我可以阻止的話。這的確也是實情。

  我將這個外星人成為“她”。事實上,這個外星生物在任何方面都是無性別的,無論是生理上還是心理上。“她”的確擁有一個強烈的女性外表和舉止。但是,從生理學角度來說,這個生物是“無性別的”,沒有任何內部或者外部的生殖器官。她的身體更像是一個“玩偶”或“機器人”。身體上沒有任何的內部“器官”,也并不是由生物細胞構成的。的確有某種“電路”系統或電神經系統在身體里運行,但我不明白它是如何工作的。

  她的個子矮并且十分小巧,大概只有40英寸高,頭部和四肢軀干相比不合比例的大。她有兩只手兩只腳,每只手上有三根手指,某種程度上來說更善于抓握。頭部沒有鼻子和嘴,也沒有耳朵。我知道這位太空官員并不需要這些,因為在太空中沒有空氣產生聲音。因此,對聲音敏感的器官并沒有安裝在身體內;身體也不用消耗食物,因此也沒有嘴。

  她的眼睛非常大,我永遠不能判斷她眼睛可以覆蓋的可視角度,但是我可以感覺到她的視力一定非常好。我認為她眼睛里黑色透明的警惕一定也可以檢測波或超出可見頻譜范圍外的光。我懷疑這個范圍覆蓋了全部電磁波,或者更多,但我不能十分肯定這點。

  當這個生物看著我的時候,她的凝視似乎可以完全穿透我就好像她擁有“x射線”一樣??嫉氖焙蛭矣械戕限?,知道我意識到她沒有任何性企圖。事實上,我認為她從未想過自己是一個男性還是女性。

  在于這個生物在一起不久,我就發現她的身體顯然不需要氧氣、食物、水或者任何一種外部的資源、營養或能量。樓來我發現,這個生物用自己的“能量”供給自己的身體??嫉氖焙?,這顯得有點可怕,但后來我讓自己接受了這個觀點。這真的是一個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身體。相比于我們的身體,真的沒有什么。

  艾羅想我解釋她的身體并不像機器人那樣機械的,也不是生物的。她是一個精神性生物,身體受到她的支配。技術上來說,從醫學的觀點來看,我會說艾羅的身體甚至不能成為“活著的”。她的“玩具”身體并不是一個生物的生命形態,有用細胞等等。

  她的身體有光滑的灰色皮膚。身體是對于溫度、大氣狀況和壓力的變化高度耐受,四肢非常脆弱,沒有任何肌肉。在太空中沒有重力,也就不需要肌肉的力量。這個身體完全是為了在太空能夠飛船或者低重力甚至無重力的環境中使用的。因為地球有很強的重力,她的身體不能讓她自由的行走,但手腳十分有彈性和靈活。

  在我與外星人進行第一次交流的那晚后,地點被轉移到一個嗡嗡作響的蜂巢中。有一群人正在搭設燈光和攝像器材。一個運動畫面攝像機、麥克風和磁帶記錄儀也被安裝在“會見室”里。(我不理解麥克風有什么用處,因為我和外星人的交流是不可能說話的)?;褂幸桓鏊偌竊斃磯嗝ψ旁詿蜃只洗蜃值娜?。

  我被告知夜里一個外語翻譯專家和一個“破解密碼”小組已經飛抵基地協助我與外星人進行溝通。另外還有許多不同領域的醫療專家對外星人進行檢查。一位心理學教授幫助制定問題并“翻譯”答案。我作為護士,并不被認為是“合格的”翻譯,盡管我是唯一一個能夠理解外星人所想的!

  我們之間有很多后續的交流。每一次“會面”我們之間的了解都呈指數級別地增加,關于這個我將會在我后面的筆記里討論。如下是基地情報部門給我的我們第一次交流的記錄:


Steven Greer(史蒂芬格里爾) 俄羅斯電視臺外星人揭露

  (官方記錄)高度機密

  主題:外星人訪談, 9, 7, 1947

  “問題: 你受傷了嗎?"

  答:沒有。

  問:你需要什么醫療幫助?

  答:什么也不需要。

  問:你需要什么特殊的環境要求嗎?比如空氣溫度、大氣化學成分、氣壓或廢物清理?

  答:我不是生物物種。

  問:你的身體和飛行器是否帶有細菌或會對人類和其他地球生命形式造成傷害的東西?

  答:太空中沒有細菌。

  問:你的政府知道你在這里嗎?

  答:目前不知道。

  問:你們的人會來找你嗎?

  答:會。

  問:你們的武器能力是怎樣的?

  答:非常大的破壞力。

  我不知道他們擁有的具體武器類型,但我不覺得她的回復中有任何惡意,只是陳述事實而已。

  問:你的飛行器為什么會追回?

  答:被大氣層的電脈沖打擊,導致失控。

  問:你的飛行器為什么來這里?

  答:調查“燃燒的云”/輻射/爆炸。(文章來源于//www.qnpjk.icu)

  問:你們的飛行器是如何飛行的?

  答:通過“意識”進行控制,響應給“思維命令”。

  “意識”和“思維命令”只我能夠想到的英文。他們的身體和飛行器,我認為,都是直接通過某種電“神經網絡”連接,由他們通過思維進行控制的。

  問:你們的人彼此之間如何溝通?

  答:心靈、思維。

  “心靈”和“思維”是我能夠想到的最為接近的英文。但是很顯然,我覺得他們可以直接通過心靈進行溝通,就像我和她溝通一樣。

  問:你們有用于溝通的書寫語言或符號嗎?

  答:有。

  問:你們住在哪個星球?

  答:同領地的出生地。

  因為我不是一個宇航員,我不會使用星球、銀河系等太空術語。給我的印象是銀河系中一大堆星球的中心,她成為“家園”或“出生地”的星球。

  問:你們的政府會派代表與我們的領導人會面嗎?

  答:不會。

  問:你們如此關注地球的目的是什么?

  答:保留/?;ね斕氐牟撇?。

  問:對于地球的政府和武裝,你們了解什么?

  答:可憐/低破壞性星球。

  問:為什么你們不讓地球人知道你們的存在?

  答:觀察,但不接觸。

  問:你們的人以前來過地球嗎?

  答:定期持續地觀察。

  問:你們了解地球多長時間了?

  答:在人類出現之前很久。

  問:關于地球上人類的歷史你們知道多少?

  答:不太感興趣、很少關注。

  問:能給我們形容一下你們的世界嗎?

  答:文明/文化/歷史的地方。大星球,富饒/資源豐富。知識/智慧。雙星,三個月亮。

  問:你們的文明程度如何?

  答:古老,萬億年歷史。在任何文明之上。

  問:你們信上帝嗎?

  答:我們相信是的,讓它繼續。

  問:你們的社會是什么樣子的?

  答:命令,權利,持續增長。

  問:除了你們,宇宙中還有其他智慧生命形式嗎?

  答:我們是最偉大的,在所有中最高級。

  MATILDA O'DONNEL MACELROY的個人記錄

  “以上是第一次會談的總結,當這些問題的答案被打出來提供給等待的人們時,他們因為我能夠讓外星人說出任何事而激動不已!

  但是,當他們看完我的答案時,他們因為我不能更清楚地理解而感到十分失望。現在,因為得到了第一個問題列表的答案,他們有了很多新的問題。

  一名長官告訴我等待進一步指示。我等待了幾個小時,在此期間,我不被允許繼續與外星人進行“面談”。但我被非常好的對待并允許吃飯、睡覺并且在任何需要的時候使用休息室的設施。

  最終,一個新的問題列表制定出來。一些其他的人、政府和軍隊官員來到基地。他們告訴我下一次談話的時候有一些其他的人也會到房間里,這樣他們可以給我指示,以詢問更細節的問題。但是,當我試圖與這些人在房間里進與她進行會談時,我沒有從外星人那里收到任何思想、表情或任何感知溝通。什么也沒有。外星人只是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

  我們都離開了訪談室。情報官員對此非常生氣。他責怪我撒謊并編造了第一次問題的答案。我堅持我的答案時誠實的,并如實復述給他們!

  當天的晚些時候,他們決定由一些其他的人嘗試向外星人提問。但是,在不同的“專家”的幾次嘗試時候,沒有一個可以與外星人進行任何交流。

  在接下來的幾天里,一個從東方來的心理研究科學家飛抵基地與外星人面談。她的名字是Gertude還是什么的,我不記得了。以為印度的巫師Krishnamurti來到基地試圖與外星人交流。都沒有成功。我個人也無法在有其他人在場的情況下與外星人進行交流,盡管我不相信Krishnamurti先生非常謙和和有智慧的紳士。

  最終,還是決定由我和外星人單獨交流看看是否可以獲得任何答案。

贊助商廣告


最新評論